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表现湄潭茶艺经典节目《谢娘茶》的同名小说,值得一看!

遵义玩乐君 2020-2-7 21:38 524人围观 湄潭资讯

谢 娘 茶


作者:黄海蒂

编者按这篇小说,系根据湄潭茶艺队的经典节目《谢娘茶》演绎而成,作者是一个从事歌舞、茶艺等文艺表演和宣传的青年人。茶艺节目《谢娘茶》,讲述了女儿出嫁时敬奉香茶谢别母亲的感人故事。作者曾几度于不同场合参与演出,体悟自比局外人深刻。小说从女儿出生写起,伴随着院落中父亲种植的小茶树一起长大。春去秋来,寒来暑往,茶树与人均长大得鲜柔华艳。女儿出嫁时百感交集,亲奉香茶一盏,谢别母亲,读来倍觉温馨。尤其是文中大量有关湄潭民间习俗和茶礼的描写,更是亮点,可以看出作者对湄潭茶文化有深层理解。该小说格调清新,文笔顺畅。不论是人物的取名,或穿插出现的大量字句,均有“诗体小说”的味道,表现了作者唯美的生活追求和诗化了的生活感悟。故此本期特别推出,以飨诸君。



和风习习,暖日融融,正是春光漫烂季节。黔北抄乐小镇,碎石小路蜿蜒伸展,直通西门。小青瓦、白粉墙、坡面屋、雕花窗,文雅小院西门旁。院外轻风熏柳欲遮楼房,院内茶香醉人巧掩花香。

院内正房门外,一男子身着布衣,静静的站在茶树旁,目光时不时的往那房内瞟,脸上有着一丝焦急之色。就在此时忽听那院内正房传来‘哇哇’婴孩的啼哭声,那男子大喜过望,快步向正房走去,推门而入。

只见一美妇半躺在木床上,低头凝视着怀中襁褓中的婴孩,略显苍白的脸上满是爱怜之色。

“闵柔,辛苦你了。”男子缓步到床前,凝视着自己的妻子柔声道。

“是个女婴呢,青峰你为她取个名字吧。”闵柔目光如水,微微仰头看着自己的男人,又看了看襁褓中的女婴,眼神中流露出的幸福之意,笔墨虽浓却无词可表。

“小镇刚刚引进了一批新茶,名之为萱,咱们女儿来到也巧,此时新茶初露馨香,不如就唤她做采萱吧。

“采萱?陈采萱?好听。”闵柔嘴中轻轻重复数句,越是在嘴中念叨,便越是觉得好听。

那襁褓中的婴孩此时也停止了哭闹,似是也对采萱这个名字颇为喜爱,笑嘻嘻的望着自己的父母双亲。

“采萱,等你长大一些,妈妈教你泡茶好不好?”美妇闵柔逗弄着自己的女儿。

而采萱毕竟刚出生,只是不大一会,便在母亲的怀抱中静静睡去。



次日一大清早,采萱的父亲陈青峰便在院子内大茶树旁又种下了一株新茶。陈青峰希望,采萱能如这茶般清静雅致,不染尘烟。这也是抄乐小镇的习俗之一。

黔北人素来爱茶,茶文化深厚渊博,其源头久远以不可追溯,早在唐朝之时,就进入都城载入《茶经》且得到极高评价。所以抄乐小镇的人们生活习俗几乎样样与茶有关,邻里之间更是以茶友居之,不时便有茶友登门造访,而主人便以好茶待之。

一日,院内的茶树葱葱绿绿,那新种的金萱茶树一天天长大,如今也有二尺来高了,而此时已经五岁的采萱却比那金萱茶的茶树还要高上一点。

“采萱,小心一点,摘茶的时候不要用指甲把茶划伤了,否则会在茶上留下黑点的。”此时的母女二人正在采院子内茶树的茶。闵柔见到采萱仰着小手在小茶树上胡乱抓着,不由连忙叮嘱。

“知道了。”小采萱则是笑嘻嘻的连连点头。

采过茶后,闵柔开始将一些茶杯冲洗,加温。并准备好今天要泡的茶叶,那是陈青峰自家制作的茶叶,名为清风茶。小采萱则是好奇的询问:“妈妈,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

闵柔则是笑着说道:“你爸爸说今天有客人要来,所以杯子要提前温好。否则的话,杯中的湿气会破坏茶香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用前些天刚炒制好的小茶树上的金萱茶呢?”小采萱又问。

闵柔却是笑了笑,说道:“傻孩子,因为那小茶树代表的是小采萱你啊,所以小茶树上的茶,除了自己的家人外,别人是不能喝的。”

“小茶树代表的是我?那小茶树旁边的大茶树呢?”小采萱似乎总是有着问不完的问题。

“自然是你爸爸啦,而代表妈妈的茶树在你外婆家里呢。”闵柔笑着说。

小采萱听到后笑着跑开了,闵柔却是看到小采萱跑到了大茶树的底下,小手轻轻抚摸着那大茶树,嘴中嘟囔着什么,似乎在和大茶树说悄悄话呢。

不消片刻,闵柔已经温好了茶杯。而茶客们也守时的很,准时来到陈家做客。陈青峰连出门迎接,主左客右,客先主后。众人相互问好着陆续入门,纷纷入座,入座时长幼分左右之序,古人流传文雅之风在此可见一二。

而就在此时,闵柔端着茶壶,缓步到客前,却是发现小采萱不知何时也跑到了茶桌之上,此时正坐在自己父亲的腿上撒娇呢。



闵柔脸上笑嫣然,醒茶,剔除茶叶本身杂质后为众人斟茶,水壶由上而下,水流如瀑布般落入杯中,好让茶叶都能泡个澡,那茶叶如小精灵般上下浮动,霎是可爱。

客人们则是连身道谢,同时食指轻敲桌面,以表谢意。小采萱也是学着众人的模样,小手的食指轻轻的在桌面上敲了一下,却逗的众人笑的合不拢嘴。

闵柔看着自家女儿学着众人一副大人模样,也不由被逗笑了,“采萱,小辈向长辈表达谢意,应该用食指和中指同时轻巧桌面哦”

小采萱轻轻点了点头,心中暗自记下了这一茶中礼节。

清风茶经过开水的浸泡,房舍内顿时茶香弥漫,观那茶,汤色黄亮通透,叶底柔展韧健。少许红变叶增加了厚熟感,其滋味结构紧致,苦涩平衡,层变丰富。

三泡后茶气渐展,口感饱满活跃,果蜜味甘润清新。香味下行沉潜,花香丰郁。众人连连感叹好茶。

三茶毕,茶客们又纷纷拿出自己炒制的茶叶与众人饮。分享着自己的一些心得。

讲茶的,引经指典,嘴吐莲花颇得意。听茶的,耳清目明,连连称赞记妙法。好一个讲茶论道显自在,好一个黔北抄乐人家。

不同于外界的喧闹与红灯酒绿,抄乐人们更喜欢在茶道中沉静下来,保持着一份远离事世烟硝的宁静。至于生活方面也是自给自足,在抄乐镇区外有万亩茶海,人们每日管理着那茶海,每到茶收季节,女人们采茶,男人们则挑茶去不远处的小城售卖。



所谓‘早采嫩摘’次日一大早,闵柔便带着小采萱去茶海。这也是小采萱第一次来到茶海。只见那:

一片碧波胜海,万点嫣红如霞,鸟来鸣唱咏景,碟来翔羽添香。

“采萱,跑慢点。”闵柔叮嘱道。此时的小采萱在茶海中追逐着那彩蝶呢。

约莫到了九点钟,此时朝露刚退,抄乐镇的女人们陆陆续续来到这茶海之中采茶。有些是独自来的,也有一些和闵柔一样,是带着自己的女儿来的。众人纷纷与闵柔问好,而闵柔也加入了采茶的队伍中,一边采茶,一边聊些家长里短。

而小采萱则是和那些采茶人带来的小女孩们一起玩耍,不管是那飞舞的彩蝶,还是那瑰丽的茶海,都让她觉得很新奇,很漂亮。从此以后茶海也成了小采萱最喜爱的地方。

时光荏苒,小采萱的童年伴随着茶海度过了一天又一天瑰丽而又美好的日子。

抄乐镇种的茶为春收,每次采茶也都是在春季,这一年,已经是采萱自来到茶海以后第十二次采茶了。已经十七岁的采萱俨然已成了采茶能手。

一片片嫩茶,在采萱一双巧手中轻轻被采摘而下,并叠好放进茶篮中。

“咱们几个,就数采萱姐采茶最熟练了。”采萱身旁不远处,有着几位与采萱年龄相仿的年轻女子,她们都是采萱小时候的玩伴。

“你们的速度也不慢啊。”采萱也笑着。

“你们看,那是谁?”与采萱关系最好的小兰指着路边道。



只见路边一位年轻的男子挑着茶叶,应是打算挑着茶叶到小城去售卖的。其实这茶海边的小路,为抄乐小镇去城里的必经之路,看到去城里卖茶的男人并不足以为奇,但一般情况下去城里的卖茶人大都是中年人,可这男子却很年轻,约莫十八岁的样子。

只见他剑骨笔直挑茶,汗水湿襟不及擦。亮眸含笑意,步履稳中踏。

“是陆晨诶,他可是咱们镇上有名的帅哥加孝子,其他人如他这般年龄,只知道饮茶玩乐,可他却每日挑茶卖茶,不辞辛苦,听说他十三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卖茶,现在在城里卖茶,咱们镇数他生意好呢,孝顺,对人又好,又勤快,谁要是以后嫁给他,肯定能享福。”小兰笑嘻嘻的向众人调笑。

“小兰,你又犯花痴了。”众人异口同声道。

而采萱却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微微抬头,向那陆晨看去,恰巧陆晨也在此时向采萱看来,四目相视,采萱不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却用余光又向那陆晨望了一眼,正巧见到陆晨向这边露出一个笑容,便继续目视前方,向小城走去。

“他,应该真的如小兰所讲,是个好人吧。”采萱心中暗自想着。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又与我何干?下一瞬间,采萱便是又开始熟练的采摘着茶叶。

“看到没有,刚才陆晨还对我笑呢。”小兰的笑声再次传来,采萱则是摇了摇头。

日子就这般过着,仿佛每一天都相同而又有所不同,这个春季,采萱只是每日采茶,她觉得似乎日子太过平淡,平淡的让人心烦意乱,她拥有着她熟知的一草一木,一花一茶,彩蝶,还有鸟鸣。拥有着幼时她所最喜爱的一切,只是那原本喜爱的一切却在这十几年中,连采萱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渐渐退去了它们原本的色彩。一切的一切她都太熟悉,熟悉的没有半点新鲜。

采萱觉得她的生活缺少些什么,但又不知是什么。但也因为并未得到些什么而很安心,没有得到太多,自然也就不会去畏惧失去太多,难道不是么?采萱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。

晨,久雨初晴。经雨的茶海萧萧瑟瑟,株株茶藤枝叶之上依稀还有着点点斑痕,如同低泣的少女般。

正所谓‘雨露不采’这是一个不宜采摘的日子,但采萱依旧来到了茶海。只有她一个人。她静静的望着那茶海,没有霞光,没有鸟鸣,没有蝶舞。采萱愣愣出神,不知想些什么。

“请问......”一道略微虚弱的声音突兀从身前不远处传来。

采萱忙走上前去,只见一男子有些痛苦的跪坐在地上,茶叶撒了一地。可不正是前段时间采萱看到的那位孝子陆晨嘛。

“请问,可以帮忙请我的家人来么?雨后小路湿滑,我挑着茶叶进城却不小心滑倒扭伤了脚。”陆晨对采萱道。

采萱见到如此,心中已是明了,知那陆晨勤快,恐是见天气转晴便迫不及待的准备卖茶,这才在此摔倒。采萱当下便毫不犹豫,询问了陆晨是那户人家,匆匆叫人去了。

不消片刻,陆家人焦急赶到,担心的将陆晨送到了镇上的小诊所,一路上,陆晨连连向采萱道谢,更是声称,如果不是被采萱所救,恐怕他还要继续遭罪。采萱则是连说只是小事,告辞了陆家人。

次日,陆晨又到茶海,却送了采萱一包茶叶,以表谢意。

有人说,姻缘天注定。或许多人觉得荒谬,但对于采萱和陆晨来说就是如此。 自此事后,原本不相识的二人开始熟络起来。

他们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,或谈茶,或其他。原本走了无数遍的小路竟渐渐变的新奇起来。茶收时,采萱采茶,陆晨挑茶二人相识而笑。茶收后,纵是无茶可收,纵是无茶可挑,可那采茶人却依旧在茶海,那卖茶人依旧走进城小路。渐渐的,采茶人采的已不是茶,渐渐的卖茶人走的也不再是路。



茶海空等,只得君见,踏平小路,只为伊容。时光弹指过,卿卿我我,何管甲子翻腾。

一日,清晨,茶海。采萱静静站在茶海边,观那茶海,只觉得原本觉得毫无新奇的茶海不知何时竟慢慢绚丽起来,但见那:

烟霞散采,日月摇光,千株青藤,万点荧光。千株青藤带雨青冉冉,万点红茶夺目散荧光。时闻祥鸟鸣,每见彩蝶翔。祥鸟鸣时,声穿四里如歌唱,彩蝶翔时彩翅五色胜霞光。

“猜猜我是谁。”采萱的眼睛不知何时被蒙上了。

“我猜,是一个姓陆的小狗。”采萱笑嘻嘻的说道。

“好啊你,敢骂我是小狗。”陆晨脸色一摆,佯装生气道。

采萱却是撇开陆晨的手笑着跑开了,陆晨却是在后面追着。

“追到你了,说吧,该怎么惩罚你呢?”陆晨抓住采萱的小手,一脸坏笑。

采萱却是从身上取出一块荷包道:“给你。”

“什么?”陆晨放在嗅了嗅,隐约闻到几缕茶香。

“这味道,是金萱茶?”陆晨问道。

“这金萱茶是我出生的时候,父亲为我种的。”说到这里采萱不由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。

陆晨又怎会不知采萱的心意,抄乐镇人,素来有为子女种下茶树的习俗,那茶树则就是自己的代表,其茶树产的茶,也只给自家人喝,而女生向男生送出代表自己的茶,也有着托付终生之意。

陆晨郑重的收下那金萱茶,说道:“其实,三年前我便将父亲为我种的茶送你了,就是你救我那次。”

采萱却是有些惊讶的看向陆晨,直到此时她才知道,原来陆晨也早就喜欢自己。心中喜悦之情更甚。

“明日,我便和父亲,上门提亲。”陆晨道。

采萱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二人这次的相聚分外短暂,可是分别,不正是为了以后更长久的相聚么?

说起提亲,便不得不提聘礼,其他地方的聘礼多以金银珠宝为主,而抄乐人的聘礼则是以茶为聘。

以茶为聘由来已久,《茶疏考本》有记“种茶下籽,不可移植,移植则不复生也,故女子受聘,谓之吃茶。又聘以茶为礼者,见其从一之义。”

茶多籽而不移,是以多子与忠贞的象征,所以古人受聘吃茶,而抄乐镇的人们则是将这一传统很好的延续下来。

次日,陆晨与陆父如约而至,而陈父向来是礼数之人,自然早等门外,只为迎这贵客。

入门,自是边品茶,边谈论婚姻之事。采萱手托茶壶走来。可道是:

手托碧壶款款来,款款盈步笑嫣然。婀娜身姿伴轻烟,纵是百花难争妍。

陆氏父子不由把她看,那陆父只看的,心花怒放心满意。那陆子只看的,心猿意马忘茶甜。

茶完礼毕,定好日子,陆父满意而归,陈父欢喜而送,其乐融融,一门婚事算是成了。

时至六月六,大婚大喜之日,陆陈两家大庆之时。陈家大院内。

“一梳梳到尾,二梳白发齐眉。”闵柔轻轻的为采萱梳着头发。而此刻的采萱却是望着院中的那金萱茶树愣愣出神。

那是采萱的父亲为她亲手种的茶树。那是独属于她的茶树,是她在这个家的代表,然而自己今天真的就要离开这个家了么?一切仿若梦境:

“采萱,小心一点,摘茶的时候不要用指甲把茶划伤了,否则会在茶上留下黑点的。”那是自己的母亲第一次教自己采茶的场景。

“泡茶前温杯,否则茶杯的湿气会影响茶香哦。”那是母亲细心的教自己泡茶的时候。

“小辈向长辈致谢,要中指和食指同时轻巧桌面。”那是母亲教自己茶礼。

今天就要出嫁了么?就这般离开母亲了么?想到这里,采萱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,猛地转身扑进闵柔怀中。

“妈,我舍不得你,舍不得这个家,舍不得这里的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,可出嫁后这里只是我的娘家。”采萱的声音有些哽咽。

闵柔则是轻轻的拍打着采萱的背部,就像小时候采萱向她撒娇的时候那般拍打着。“傻孩子,娘家也是家啊,以后你就有两个家了,你应该高兴才对。”

“以后啊,有空的时候,多来娘家,你走了之后,家里只剩下我和你爸,怪冷清的。”闵柔继续说着,只是那声音却有些颤抖。

而采萱在闵柔的怀中静静的听着,微微抬起头来,却发现闵柔的眼睛是湿润的,只是脸上有着笑容,那是一种包含了太多感情的笑容。

采萱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我以后一定多回娘家。”



说罢,采萱取来那用来代表自己的金萱茶,将茶叶轻轻拨入盖碗,润茶。尔后,轻提梁壶,手肘与手腕平,使手腕柔软有余地。由高至底反复冲水三次,只见那水线三粗三细、水流三高三低、壶流三起三落。正是那茶艺道中之传统礼仪,“三点头”。

“三点头”,如三鞠躬。除了表示对母亲的敬意之外,水流三次冲击茶汤,也能更好的激发茶性,泡出更好的茶。

泡好茶后,采萱双膝跪地,高举那茶杯,请母亲喝茶,心中的对母亲的敬意与感恩尽在茶中。

此茶为浓香茶,名曰‘谢娘茶’生养之恩,无以为报。向来以茶为居的抄乐人们认为,只有以茶谢之,才能略表心意。同时‘谢娘茶’也是抄乐人们婚嫁之礼最重要的习俗之一。千百年来,这一习俗被抄乐人们一代又一代的延续着。

闵柔喝了那茶水,心中不胜喜悦,为女儿成家而喜,同时心中又暗自低叹,以后想再喝到女儿泡的茶,却是难了。

世间所有的爱都是为了在一起,唯有父母对子女的爱却是以分离为最终目的,二十年的悉心照料,只为了二十年后的分离。

二十年的朝夕相处,早以使得彼此的血肉相溶不可分割,可是,却又不得不分。闵柔知道,女儿总要长大,总要过自己的生活,她这个做母亲的没有办法陪着她的女儿一起走完人生的路,人生的路总有一大段需要她自己来走。如果说女孩子嫁人是第二次的‘投胎转世’,此时闵柔所能做的,只是默默的祝福自己女儿的‘下一世’幸福愉快。

不知不觉中吉时已到,大红花轿已到陈家门前。采萱蒙了盖头上了花轿。花轿外人声嚷嚷道新婚,花轿内梨花带雨别忧伤。

习习和风,融融暖日,风熏翠柳翠柳醉,日晒茶花叶叶黄。黔北抄乐小镇的碎石小路蜿蜒伸展,直出西门。闵柔看着大红花轿渐渐的消失在自己视线中......





相关图片来自于湄潭茶艺队表演的茶艺节目《谢娘茶》

版权所有,需要相关文案的,请联系作者本人和本号编辑部

关注“微美湄潭”微信公众号:

“美丽湄潭 无微不至”——亲,欢迎订阅由湄潭县委宣传部主办的新闻传播机构权威微信公众号“微美湄潭”。同饮湄江水,共品翠芽茶,我们致力于打造传播美丽家乡的新媒体平台!投稿邮箱:370305681@qq.com


微信页面

通讯录→订阅号→右上角“+”→搜索“weimeimeitan”或“微美湄潭”

文章页面

点击右上角→查看公共账号→添加关注或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

把这篇文章分享给朋友

点击右上角→发送给朋友/分享到朋友圈





原文地址:原文地址如有侵权联系删除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